未來展望

回前頁

台灣作為全球資本主義與民主發展的一部份,最近約二十年來至少發生了以下幾方面的歷史性變化。(1)不得違逆的永續發展理想的宣揚與普及。(2)壓縮時空的信息與通訊技術(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)的快速發展與應用普及化。(3)難以逃避的經濟全球化(植基於新自由主義經濟意識形態與上述的技術)以及隨之而來的社會與地域斷裂、都市文化多元化、傳統政府功能之民營化等面向的發展。(4)無從反轉的民主分權浪潮(以及後現代主義思潮與價值多元化)。社會因而呈現兩個特色:(1)社會各領域、各面向都發生快速、難以想像的變化(註[i]),但是也隱含了無限發展的可能。因此,個人與團體都面臨巨大挑戰,應變與創新的能力成為存活、發展的必要條件。(2)社會價值多元化、利益衝突與資源競逐變得更為複雜、普遍,各種我們尚未具備因應經驗的問題與挑戰層出不窮(全球暖化/氣候變遷、各種弱勢者的人權運動、國家/區域/地方/個人間的競爭、跨國移民與文化多元化、人口老化/少子化等等)。

面對廿一世紀與空間專業有關的專業者,建築師、地景建築師、都市設計師、都市規劃師、都市研究者…等等,我們的挑戰何在?回到未來,假如沒有意外,這些技術的菁英將在亞太城際之間流動…,這才是網絡社會裡,在全球都會區域中流動的數位建築師,而不是對奇特形式的技術操作而已。而基於上述,我們亟需:

  1. 我們亟需地景建築師:能將廿一世紀的城市向永續城市與綠建築推動的,懂得深度生態學的,綠色文化裡的專業者。保育都會區域裡大面積的農業與自然的土地(注意農地釋放的問題),以平衡都市集中的壓力。
  2. 我們亟需女性主義的規劃與設計師:能夠對抗性別歧視,在後父權的社會,視照顧弱勢邊緣族群(如幼兒、老人、身心障礙者、女性、街友等)為重要的都市服務,以推動女性主義城市。
  3. 我們亟需社區設計師,他們不是指引地獄般天堂的法西斯主義者,而是:能與草根社區的動員相應,能懂得市民深層的需要,瞭解地方深情的專業者,將地方空間接合與適應流動空間在經濟競爭中的的條件。
  4. 我們亟需都市與區域規劃師,它們不是官僚作業者,而是:能夠懂得城市中被隔離、被遺忘的弱勢者需要的規劃師,提供廉價或廉租的社會住宅,抵抗空間隔離的趨勢,保持社會多樣性,都會區域中多節點特性,大眾運輸優先,能夠觸動地方經濟的火花的都市政策擬定者,確保都會區域的經濟要能接合上居民的生活品質。多從事策略性規劃,而不是對藍圖式綱要計劃投注不必要的期望。
  5. 我們亟需都市設計師,或者說,比較接近歐洲的urbanism意涵,或是Lynch 所說的城市設計吧:因為建築本身並不能改變整個都會區域的功能,甚至意義。象徵意義必須置入整體城市的脈絡之中,這就是urbanism的角色,也是網絡社會與資訊年代所要求的建築與都市特徵:在溝通危機中恢復象徵的意義,重視有如劇本情節(scenario)一般的象徵效果與意義競爭。避免片斷化與私有化趨勢所造成的危機,以公共空間接合地方與流動,鼓勵社會凝聚與交流的地方。保存城市的文化,有能力聯繫在地生活,透過公共空間的經驗分享,接合全球流動,而不是將公共空間進一步私有化。
  6. 我們亟需敏感的城市的建築師,它們不是貪婪無比的、自私孤立的藝術家,而是:在有溝通危機的都會區域中恢復建築的象徵意義,標誌地方,推動建築、城市、文化、經濟上的復甦,引發辯論,儲存意義,使空間成為活的。建築師的復興,不是自大、目空一切,卻在商品週期日短的壓力驅迫下,災難製造者。建築的象徵與城市整體間不宜斷裂,要能與公共空間整合,建築必須與前述的都市設計與規劃串接。但是建築有其自主的語言,不能化約為空間的功能,空間意義是文化的創造,其最終意義,仍有賴於與公共空間實踐間的互動。
  7. 我們急需執著有反省能力的研究者,他們能與前述的研究者對話,不但提供實踐所需的知識基礎,而且是反身之鏡,推動我們向前。所以,每個空間相關的專業者都得:珍惜保育、懂得保存、認識城市、接合流動,這樣才能面對全球區域。可以由社會理論取得靈感,由研究中取得知識的支援。

至於在台大內部的組織定位上,建築與城鄉研究所中長期的發展方式似乎有兩種可能:(1)獨自於工學院外成立「永續規劃與設計學院」,或(2)聯合校內其他力量促成台大「永續發展學院」的設立。考量世界各國的永續發展趨勢、台大的條件以及對台灣社會理應肩負的責任,長期而言,成立「永續發展學院」應為台大及建城所未來發展的上策。

回前頁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