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生療養院歷史

2011.12.08 - By

樂生療養院

樂生青年行動聯盟 (行動進行中)

歷史

樂生療養院在1930年成立,光復前稱作「台灣總督府癩病療養所樂生院」。這裡是一切對於古老疾病恐懼與歧視的總和,這裡是一群快被社會遺忘卻勇於面對生命的老人。

1929年,日本政府推展「無癩縣運動」,在日本內地設立岡山縣「長島愛生園」,接著,台北州新莊郡的「台灣總督府癩病療養所樂生院」(今樂生院)成立。太平洋戰爭爆發後,日本急著成為擁有優秀民族的一流國家,呼喊「淨化民族」的口號,四處搜捕患者送進療養院,並強制實行絕育及管訓。在此政策下,不僅造成一般人對漢生病的歧視與畏懼,也造成漢生病友內心的自卑與傷害。

漢生病友在院內被強迫的勞動,常常造成病情加重,動輒截手、截腳,甚至死亡。受不了折磨與身旁的人不斷死去的陰暗氣氛,有些人企圖逃跑,被抓回來後,關進監禁室;受不了疾病苦痛與強制監控而精神失序的,則集中在院內的精神病患區管理;有些甚至尋求自我了斷以求解脫。

1956年,在一項保護癩病患者的國際會議中,通過「羅馬宣言」,證實癩病傳染力極微弱,主張廢除差別待遇的相關立法;1958年,「第七屆國際癩學會議」在東京召開,鼓勵全面取消隔離政策。1961年,台灣公佈「台灣省癩病防治規則」,廢止強制隔離、改為門診治療方式。

儘管如此,陳年的汙名與恐懼,並不能在一夕之間得到改善,漢生病友並未因此可以順利走出院區,社會大眾也並無法如預期的伸展雙臂迎接他們的回歸,政府更沒有社會回歸與輔導政策的發展。在防治規則公佈後,樂生院民到院外購物,店家依舊會多準備有一盆收款專用的消毒水;院民交寄的信件,需經院內統一消毒後再蓋上辨識戳章。歧視在之後不過是變了個形式展現罷了。


捷運工程

1993年 ,(省)衛生處曾計畫將樂生院整建為「公共衛生中心」,卻因為捷運新莊機廠預定地相中樂生院,轉型計畫不了了之。前任樂生院長陳京川反對將樂生院土地賣掉,積極地在院內進行三次問卷調查,徵詢院民住的需求。之後,陳京川卻遭受申誡和調降的處份,離開樂生,而院民自此無法表達、參與樂生院重大改變的討論,而捷運工程的計畫在霧裡進行,院民更是毫不知情,剩下的只是院方與捷運局的專橫與傲慢。

2002年新大樓開工,經費來自「癩病防制五年計畫」之專案計畫,總共9億3469萬元,以興建適合院民居住與活動的低層、家庭式平房,卻變成兩棟相互隔離的醫療大樓–「迴龍醫院」;院方欲以樂生之名所得經費,發展成可製造更多營收的地區性醫院的企圖十分明顯,面對院方的背信,院民只能無奈投降,乖乖在院方半恐嚇、半威嚇的伎倆下,搬進另一座再度與外界隔離的、院方所謂「五星級的醫療名廈」。

在捷運工程的光輝下,官僚以廣大的市民權益為藉口,扮起煞是無奈的沈痛表情;院方以樂生院民的身心健康為理由,演起為了利益欲蓋彌彰的一齣戲。只剩下一小群人挽起袖子,走進院區,牽著樂生院民的手,拉著他們走到大眾面前,用力呼喊,提醒眾人,這裡有段需要被重新省思與重視的沈重歷史與人權、文化。


保存樂生

從2004年以來,保存樂生的聲浪建起,其中沒有任何官僚式的政治或利益考量包袱,有的只是樂生院民純粹的心聲。2005年,樂生院民自組自救會、台灣漢生病友赴日打贏日本國賠官司;向捷運局與文化局提出樂生院與捷運的共構方案,學生、人權團體舉辦各種音樂、文化活動,各種軟性直至院民與學生必須走上街頭,在總統府、文化局、衛生署前抗議,以吶喊與淚水換取恩賜。

2005年 12月,樂生院經過了很長的努力,被暫定為古蹟,然而,這樣的「保存期限」為期只有六個月,但是在這半年期間,文建會卻沒有進行任何的古蹟審查,於是樂生院又再一次地面臨拆遷的危機。

幸好在各團體的奔走下,經歷了6月11日數百人的大遊行、7月26日至29日在國民黨部前絕食靜坐四天,在2006年7月30日,台北縣長周錫瑋承諾不會強制搬遷樂生療養院。但是北市捷運局與北縣府在不久後卻自行提出保留41.6%的方案,也就是現行捷運工程所採用的方案。該方案仍然要挖去樂生院僅存範圍的大半部分,更必須強迫院民搬遷至並不適合他們的醫療大樓。

所以青年樂生聯盟尋求建築、工程界的專家學者協助,再次提出捷運樂生共構的保存方案。在數個月的努力之下,終於在2007年2月5日,文建會呈行政院由英國工程顧問公司提出之「樂生保留90%案」。3月3日,行政院回文表示「奉示」依照40%案進行。90%方案從文建會進入行政院旋即被拒絕,未經過任何公開審議的程序,行政院完全黑箱作業。

3月6日,北市捷運局以公告通知樂生院方要用機廠土地,要求區內居民於7天內(即3月13日)搬遷,如果屆時居民不搬,將由台北縣政府派員張貼30天內執行強制搬遷的公告。於是3月8日,樂生保留自救會、青年樂生聯盟及支持保留團體包圍行政院長蘇貞昌官邸,要求行政院公開透明審議文建會版90%方案,立刻召開方案聽證會,並承諾不強制迫遷任何院民。院民與學生現場和平靜坐等待回應。未料,蘇貞昌不僅不接見陳情群眾,反以警察暴力驅離,將老弱院民推倒在地之後,以「重大建設必有犧牲,不好意思早上吵到鄰居」的傲慢言論回應。

3月11日,樂生院民及聲援群眾再度來到蘇貞昌官邸,以「六步一跪」方式繞行蘇貞昌官邸,企求行政院公開審議90%樂生保留方案。聲援學生的跪拜行動旋即遭到強大警力包圍,並將150名學生全數架上警備車帶離,並將其丟棄在內湖山區。對於當天的跪拜請願,蘇貞昌改以「這不關行政院的事,你們找錯人了。」回應。

3月16日,台北縣政府派遣200名警察侵入樂生療養院張貼拆遷公告,限期樂生院民於4月16日前自行拆遷,否則將強行搬遷院民、拆遷樂生療養院舍。由「警方」而非「行政官員」強行貼上拆遷公告。樂生療養院院方亦未盡照護患者義務,縱容大批警力非法進入療養院區使用暴力。縱然日前蘇貞昌態度軟化,將案件交由公共工程委員會處理,但是強制拆遷的公告仍未解除。在行政院沒有實質善意的情況下,樂生院目前還是處於倒數的危急狀態。

3月31日,新莊當地的民意代表協同該區的立委與台北縣長周錫偉,更以不實的言論挑動新莊市民與樂生院的對立,發動對樂生抗議的遊行。加上媒體只突顯衝突、不呈現訴求的片面報導下,樂生院的議題仍然被許多大眾所忽略、誤解。樂生院的阿伯、阿嬷們則正面臨著失去家園、被強制搬遷的危機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